my’blog

只听见三声细微的断裂之声

受伤少年醒了过来,见押送他们的黑衣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全数死掉,心中大喜。少女见少年醒了过来,忙上前将他扶起,指着正爬在地上刨土寻找宝石的花满天欢愉地说:“哥哥,就是这位哥哥救了我们。”少年见花满天厥着屁股满地刨土,不解地问道:“他怎么穿着黑衣,在地上找什么呢?”少年一直昏迷,自然不知刚才所发生的事。少女见少年心中疑惑,便手舞足蹈,口沫横飞的将花满天大站黑衣人的一幕讲述一便。本来便精彩的故事被少女用悦耳的声音带着崇拜感情的一讲,更显得精彩万分。少女讲完,少年对着花满天大声说道:“花兄,不用再寻了,日后我陪你便是。”花满天正努力寻找漏网之鱼,少年这一句话让他很是不快,站起身对着少年冷笑道:“说着到是容易,你可知道我这一下损失了多少钱么?”少年微笑着说:“不论多少钱,我都陪你。花兄救了我们兄妹的命,怎么能让花兄受到损失。”花满天见少年笑得从容自信,奸笑着走到少年身前,说:“还未寻到的宝石可值十万两……”故意拉长声音。少年哈哈一笑,说:“那我送花兄二十万两银子便是,多出的十万两算是答谢花兄的救命之恩。”花满天嘿嘿笑道:“错了,我说的是十万两金子,如今兄弟多送十万两,便是二十万两金子了。”说完,上前一步,把手一摊,叫道:“拿来,拿来,拿来……”少年不小心上了一当,可他自小便一言九鼎,再说二十万两金子,他确实不放在心上,便笑道:“如今落难到此,那有钱财。不过花兄放心,只要花兄答应护送我兄妹二人入京,区区二十万两黄金我是不会赖得。”少年从容说来,竟有一种王者风范,让人不容怀疑他在说谎。花满天闻话后一愣,心想:看这人模样似乎出身名门,他话说得如此肯定,自然有兑现承诺的本钱。弄,二十万两黄金可是二百万两银子。哈哈,想不到管闲事也能发财,说我不是天才都没人相信。高兴之余,心中又想:不过,他们的身份还是问清楚点的好。到此,花满天也不去寻找四散的宝石了,问道:“既然有如此好事,我自然答应。不知两位叫什么名字,是做生意的,还是做官的。”少年闻话,似乎心有所虑,不再答话,犹豫起来。少女见少年犹豫,跳到花满天身边,指着少年说:“我哥哥名叫含天……”随后指着自己俏丽的鼻子,笑说:“你眼前的这位美女叫美玉,我们是九……”话说到这里,少年--也就是含天突然打断道:“我们是北京城里的生意人,因为外出做生意,遭歹人袭击商队,被人虏到此地的。”美玉见含天如此说,俏脸带怒,跺了跺脚,叫道:“哥哥,花哥哥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该骗他的。”美玉此话一出,花满天和含天脸色皆变。花满天见含天欺骗他,心中大怒,正要发作时,一个若即若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美玉公主说得极对,含天殿下确实不该欺骗他人。”随着声音的结束,在薄暮残败阳光的照射下,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含天身前五丈外。高大身影的出现有如鬼魅,不带任何气息便出现在了三人眼前,连有着强横内力的花满天也没有察觉到一丝先兆。伴随着高大身影的出现,一阵阵破空之声不绝响起,呼吸之间,三人便被无数高手包围。含天见高大身影认出自己,正猜测对方是敌是友时,无数人影接踵而至,瞬间包围了己方三人。含天心知不妙, 福建11选5彩票网深吸口气, 福建11选5彩票平台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围住我们有何企图?”高大身影上前两步,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合手微笑道:“鄙人乃蒙古王座下护国法师--暗日法王, 福建11选5官网今日来是请含天陛下到我蒙古做客的。”暗日法王出现时太过飘渺,三人皆未看清他是何模样。如今仔细一看,只见他生得面如如来,脸色洁白,一双半开半闭智慧眼,一对硕大低垂富贵耳。一直面带慈祥的脸旁,再加上高大魁梧的身躯,竟似一活佛传世。含天冷笑一声,道:“若是我不去呢?”暗日法王突然大声笑道:“这可由不得陛下了。”说完手一挥,三条人影腾空而起,分别向花满天、美玉、含天扑去。当暗日法王叫出美玉公主和含天殿下之名时,花满天心中大惊,心想:弄,想不到他们竟是公主和殿下。如今已是到了九鼎王的势力范围内,难不成他们竟是九鼎王的子女。真是如此,我可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去,日后到了北京,寻起宝藏来,可就容易多了。想到这,花满天拉着身旁美玉的手,将美玉拉到身旁,悄悄问道:“你父王可是九鼎王?”美玉从小生于宫中,为万千人所宠爱,今日身陷险境,心中早已慌了。见花满天问话,就象抓着一根救命稻草般,忙说:“我父王就是九鼎王,花哥哥可得救我们,美玉好怕。”此时的美玉显得柔弱万分,楚楚可怜。这时正是对方发起进攻之时,花满天看着美玉楚楚可怜的模样,突然升起万丈豪情,哈哈大笑道:“美玉妹妹别怕,这帮三流高手就交给我收拾了。”说完,手中血狂猛的散成一团刀花,轻飘飘向扑来三人洒去。如鲜花般绽放的刀花层层叠叠向三人滚去,带着一股潇洒的肃杀之气。只听见三声细微的断裂之声,空中三人竟突然断为六节,随同满天飞舞的鲜血落于地面,走势图分析响起密集的仆仆之声。这一刀虽是舞得好看,可带来的结果却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无法想得到得。残忍的杀戮,让美玉心生不忍,可花满天那深不可测的武功更令美玉欣喜不已。原本慌乱的心竟安静下来,只是崇拜的看着满脸笑容的花满天。含天对于花满天的出手,更多的是安定,因为花满天的出手不但显示出了强横的武技,更表示花满天站在了自己这一方。暗日法王见手下的三位高手竟在一个照面间就死于对方一个少年之手,脸上的慈祥神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暗日法王环顾一周,对身旁的一光头少年使个眼色,随后上前几步,正对花满天合手行个礼,笑道:“小兄弟好武艺,就让本法师陪你玩上几招。”说完,也不理花满天是否答应,全身内力聚于手上,一掌向花满天拍来。在暗日法王出手之时,光头少年身体接连晃动几下,几条身影竟犹如微风一般飘到了美玉身旁,一掌将美玉击晕。花满天见暗日法王和光头少年同时行动,本想拦截光头少年的,身体刚一移动,身前一股绝大的暗力涌来,竟是不可不挡。无奈之下,将手一仰,血狂带着狂风撕破了暗日法王的掌风。暗日法王见花满天举手之间便破了自己的掌风,心中大惊,要知道刚才那掌已是用是八成功力,就算是自己的大哥明日法王也不可能破得如此容易。大惊之下的暗日法王不得不使出看家绝活--斗牛真气。暗日法王猛吸一口气,随着空气的逐渐吸入,‘咯咯’骨骼摩擦之声密集响起,身体慢慢膨胀起来,将原本宽大的衣裳涨得满满,有随时爆裂的可能。片刻之后,暗日法王猛的大喝一声,随着大喝,上身衣裳化为碎布,向花满天激射而去。此时的暗日法王身体比原先大了一半不止。其实他那里知道,花满天不但内力雄厚非常,而且手中血狂更是专破内家真气的宝刃之一。花满天之所以轻易的破了他那一掌,大部分的功劳都要算到血狂身上。可这一上来就用斗牛真气,可是高估花满天了。花满天挡住暗日法王一掌后,本想立即去救美玉,那知道眼前一花,光头少年早将美玉击晕,又变换身影进攻含天去了。自家知自家的事,对于光头少年表现出的轻功,花满天只有羡慕的份,提也休提有胆子跟着光头少年脚步追去。花满天收回放在光头少年身上的眼光,回过头来向暗日法王望去,心想:擒贼先擒王,把这暗日法王抓住了,自然可以带着美玉、含天离开这鬼地方。当花满天回头之时,正是暗日法王斗牛真气形成之时。花满天转头一望暗日法王,只见暗日法王身高猛长到将近一丈,上身赤裸,一块块饱含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布满全身。由于月亮妹妹躲在暗日法王的身后,暗日法王的面孔处于阴影之中,让人无法看清他的面孔,只见一双闪耀着绿色妖异光芒的巨眼狂傲的看着花满天,似乎在说:小子,你死定了。花满天一见暗日法王变身后的模样,心中早乱了,那里还敢上前战斗。不顾激射而来的碎布,手舞足蹈地转身便跑,口中还大叫道:“救命啊!有妖怪啊,大猩猩成精了!大家快跑啊……”围攻花满天等人的蒙古众高手见花满天模样夸张,又见变身后的暗日法王果然有些象传说中的猩猩怪,心中皆大乐。若不是畏惧暗日法王,早就哄笑起来了。暗日法王那想到花满天竟不战而逃,口中还不干不净的说自己是妖怪,心中大怒。弹身一跳,巨大的身子一越几丈,后发先至,一拳打向花满天后背。花满天感觉身后风声大起,还以为是那激射而来的碎布,将内力布满后背,准备硬接,脚下加快速度,一心想溜之大吉。很快,一股刚猛之力打向花满天后背。同时,一个巨大的影子将花满天笼罩。花满天见影子从天而降,知道风声乃暗日法王所带起,心知不妙。刚想转身出刀,只感觉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打在自己后背上,随后身体贴着地面便飞了出去。暗日法王见一击便中,哈哈大笑道:“还以为小子有多厉害,原来不过是绣花枕头啊!”话语虽然轻狂,身体却又迅速弹起,以闪电般的速度追上正在地面滑行的花满天,一脚踢在花满天的屁股上,将花满天如炮弹般踢往空中。暗日法王这两下出手,只是瞬间之事。花满天甚至连暗日法王的模样也没看到,便中了两招,飞上了天。一拳一脚看似玩耍,却是暗日法王精心之做,其中所含的力量足够将一座山丘铲平的。饶花满天身怀绝世内功,又有意运功防备,丹田里也难免一阵翻江倒海,气息翻滚。花满天身在空中,手脚乱动,欲抓一物体稳住身体,可身在半空又那有什么东西让他可抓。情急之中伸手往怀里一抓,想取出飞龙爪用来逃命。一抓之下,空空如也,猛的想起飞龙爪在刚才的爆炸中音讯全无。这一下的打击,可比暗日法王的一拳一脚更具威胁性。看着地上张牙舞爪等着自己下落的暗日法王,花满天心一横,大叫道:“我和你拼了!”花满天头下脚上的向暗日法王冲去,手中血狂施展出鬼王十二式中从上往下攻的最佳招式‘饿鬼扑食’。一蓬血光带着无穷的杀气从天而降,其势惨烈,十丈之外都能感觉到那浓浓的杀气。看着血狂所带起的杀气,暗日法王自满的一笑,只是伸出一只手向花满天抓去。很快血狂和暗日法王的手相遇。斗牛真气果真厉害,暗日法王的手臂上竟升起了一尺左右的护身真气,欲抵抗花满天的进攻。花满天的日月乾坤内功可不是图有虚名的,这一击花满天用上了十二成功力,再加上血狂的锋利,暗日法王的护身真气如虚设般,没有丝毫阻挡血狂进攻的意思。就在血狂势如破竹的击破暗日法王的护身真气,准备一举削下他的手时,一阵刺眼的白光从暗日法王的手臂上升起,团团裹住血狂,使得血狂前进之路微微停顿了半刻。虽说只是半刻,可绝顶高手之间的战斗,在这半刻时间里,已是能做出很多事了。

,,四川快乐12

 


posted @ 20-06-04 10:0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贵州快3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